第824章 我只是一个孩子

bet36体育官网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bet36: 帝国大叔霸道宠 作者: 云禅 更新时间:2019-09-21 21:38:48 字数:2292 阅读进度:826/828

木棉不懂墨家的恩恩怨怨,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外,墨焰不仅回来了还向她求婚,她迷迷糊糊答应了,到现在脑子都还不清醒。

本是老爷子的生辰寿宴,现在却被她和墨焰抢了风头。

很多人还想要过来和墨焰寒暄,都被墨焰拒绝,他知道木棉不太习惯来这样的地方,要陪着她才安心。

直到身边的人都被墨焰打发走了,留下老爷子等人和他们应酬,木棉才悄悄将墨焰拉到角落。

“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不是说好要三个月嘛。”

墨焰是最遵守时间的,他说三个月有着他一定的道理,他提前了这么多天回来,木棉还觉得很奇怪。

“怕你被人拐走了。”

墨焰刮了刮她的鼻子。

据他了解墨炜故意设计陷害许微,收集好了许微出轨的资料,下一步就是和许微离婚,并且制造他是无辜受害者的形象以此来接近木棉。

这个男人心机太深,他知道对木棉强来没用,就用这样的方式一步一步占据木棉的心。

虽然木棉现在是喜欢自己的,也不能保证将来在墨炜的诡计下改变。

六年前是他的疏忽才导致木棉出事,还好孩子和她都平安活着。

当时因为自己的身份不得已只能忍下去,他已经丢了木棉一次,绝对不会再给墨炜第二次机会。

前线战事一完,墨炜赶紧回到木棉身边宣布主权,不会再给任何人机会。

当然这一切木棉还不知道,只知道墨焰提前回来了。

“我这么大的人了谁会拐走我?

不过你能提前回来我真的很开心。”

要不是在这种场合,木棉早就钻入他的怀中了,“先生,你今天真帅。”

“你也很漂亮。”

墨焰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木棉害羞的红了脸,低头看到手指上的戒指,“先生,这枚戒指的造型有些奇特。”

“是我亲手做的,喜欢吗?”

“喜欢。”

木棉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特别喜欢。”

她在乎的不是克拉数,而是墨焰带给她的心意。

许微看到木棉和墨焰的互动,就算听不到两人说的是什么,也不难发现那两人的甜蜜。

墨隐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欣赏这一幕,以后木棉就是他的婶婶了,真好,他更有借口去找木棉玩了。

许微一把将墨隐的手拽过来,“妈咪,你干什么?”

“我有事找你。”

趁着这会儿墨家的人都在和其他人应酬没有人注意到她,许微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

木棉正和墨焰聊天,余光扫到墨隐被许微拉走,从许微气势汹汹离开的背影来看她很生气。

想到之前墨隐曾经说过许微打他的事情,木棉有些担心。

“先生,我去看看小隐,她被许微带走了,我不放心他。”

一般别人的亲妈将孩子带走谁会怀疑,偏偏木棉总觉得许微像是精神上有问题似的,从墨隐的表述来看,她很疼爱墨隐,但是一生气又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会拿墨隐撒气。

许微将墨隐拉到没人的院子,墨隐挣开她的手不悦道:“妈咪你拉我出来干嘛,手好痛。”

他说着痛,还忍不住啃了一口芝士蛋糕,一看到这块蛋糕许微更生气,一手掀了墨隐手中的蛋糕。

“吃吃吃,就知道吃,我给你拿的巧克力不好吃?

你非要吃那个贱人给你拿的。”

墨隐委屈极了,“妈咪你干嘛发这么大的火,不就是一块蛋糕而已。”

他只是一个孩子,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况且他本来就喜欢木棉,孩子和大人不同。

大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不会表露在脸上,孩子会很直观的表示出来。

“我才是生你的亲妈,你不接我的蛋糕去接别人的蛋糕,你让别人这么看我?”

“妈咪你是不是想多了,一块蛋糕而已,再说都是糕点师傅做的,也不是你们做的呀,妈咪你要像棉棉一样温柔,不要老是生气好不好?”

“你要我学那只狐狸精?”

墨隐皱着眉头,“妈咪,我不许你这么说棉棉,我喜欢她,她是好人,不是狐狸精。”

“墨隐你给我记住了,我是你妈,你要听我的,外面那些狐狸精都是骗你的,这个世上只有我才是最爱你的。”

“不,棉棉也很爱我,她会给我做我爱吃的,给我读童话故事,教我写字,而你什么都不会,你只知道做美容逛街打麻将。”

许微本就窝了一肚子的火,现在墨隐一顶嘴更让许微生气,朝着墨隐就是一巴掌打去。

“许微你干什么!”

上一次只是听说她打墨隐,当真的看到的时候木棉心都碎了。

不顾自己还穿着高跟鞋,飞一般朝着墨隐跑去,“小隐,你没事吧?”

一见到木棉墨隐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棉棉。”

“乖,不哭不哭,我在。”

木棉蹲下身将墨隐抱住安慰,她的小心肝啊。

许微一见木棉更生气,“你这只狐狸精还敢出来,为了嫁进墨家真是不要脸。”

她抬腿就朝着木棉身上踢去,她穿着尖尖的高跟鞋,不管是踢还是踩木棉都会很痛。

墨焰一脚将许微的脚踢开,哪怕他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毕竟是长期在外面训练的军人,随便挡了一下许微就感觉自己踢到铁栏杆一样,身体重心不稳,她狼狈的一屁股跌倒在地。

墨焰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看着哭成泪人的墨隐。

这小兔崽子平时在家的时候挺不待见他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哭成这样他也会心疼。

“男子汉大丈夫,不许哭。”

然而不会安慰孩子的墨焰开口就是这句话。

墨隐趴在木棉肩头哼哼唧唧,“我才不是男子汉,我就是一个小朋友,我委屈我就哭。”

木棉瞪了墨焰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小隐置气,他本来就还是一个小孩子,你开口安慰几句不会吗?”

墨隐本来还委屈呢,一听到木棉站在他这边,瞬间小尾巴就高高翘起。

“听见没,要安慰我,我就是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