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章 遇到熟人

bet36体育官网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bet36: 逆战大宋 作者: 中看流浪儿 更新时间:2019-09-22 02:54:32 字数:2163 阅读进度:246/246

张以一行人走的不紧不慢,离开营城的第三天,沿着涣水快要到高辛镇的时候,后面传来疾驰的马蹄声,同时还有人在大喊“闪开!”

听声音是个女孩子,张以一行人是军人,反应很快,所有马匹迅速一字靠边闪开,这里的路不宽,将将能容两匹马同时通过。

刚调整好位置,一匹大青马就贴着张以一行人嗖的过去了,接着听到后面很多疾驰的马蹄声响起,也有人大声喊着闪开。

张以看到了前几天见到的红衣少女,虽然马跑的很快,张以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只是不见了中年汉子。

“抓住她,快拦住她,本官重重有赏!”张以听到后面有个军官在喊。

后面是一群官兵在追,他们想不到前面有一支马队,这个峡谷口刚好可以拦住前面的女子,谁知道这群人既然贴着峡谷让这个女子跑了,在最前面的军官朝着张以一行人大叫。

这是一条独轮车道,最多也就能跑一匹马,如果并行两匹马,就要牵着马缓缓而行。

这声音居然有点熟悉,张以都觉得这个军官的声音似乎是自己熟悉的声音,他转头望过去,一看之后就急忙扭头,还真是熟人。

孙东祥,跟着童贯加入胜捷军的孙东祥,怎么在这个地方见到这个家伙,张以希望这个家伙能够直接打马朝前而忽略自己这一行人,已经别过脸的张以不希望这时候节外生枝,但事情就找上来了,在这么大的京东西路都能遇到熟人,张以绝对不会想到。

孙东祥第一个贴着张以一行人冲出了峡谷道,口里还骂骂咧咧,后面十几个骑兵也陆续跟上,不过骑术显然比不上孙东祥,速度明显慢了很多。

“注意警戒!”张以看着渐渐远去的追兵,对小越比了一个手势。

“诺,注意警戒!”小越回身竖起食指。

出了峡谷道,前面的路开阔了很多,战马可以开始小跑了,不出两里路,前面就传来喊杀声。

红衣少女终究没有能逃脱,在一个三叉路口开阔的草地上被包围了,面对十几人的围攻,她似乎丝毫不惧怕,但却是很狼狈。

“唉!”张以叹了口气,打马上前,手掌斜指前方。

后面的队伍立即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锋矢镇。

“孙都监,一向可好!”张以声音很大,但这看似乎打招呼的一声喊,却让双方都停住了。

“张张大人!”孙东祥见到张以,立即拨马退出战团,手上的刀摆了摆,示意大家停手,下面的人立即呈现包围状将红衣少女围在中间,打斗却是停了下来。

“孙都监,能否给在下一个面子,放了这位姑娘。”张以面带微笑挥着马鞭指了指被包围的红衣少女,此时的红衣少女已经相当狼狈,浑身的衣服已经划出了无数的口子,衣袖已经变成很多小布条,身上已经被刺出了多个伤口。

“不行,此人为朝廷钦犯,谋刺童太尉,本官无法交代。”孙东祥看着张以和他背后的一个小骑兵锋矢阵,似乎有些为难当下的处置。

“童贯今年必死,相信我,你换个主子吧。”张以突然飘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令到孙东祥楞了一下。

“大胆,太尉也是你能置喙的!”孙东祥没有出声,他身边一个裨将大喝道。

“住嘴!”孙东祥制止了裨将,对着张以抱拳一礼。

“太尉的事情,卑职不敢过问,但请张大人不要插手此事,否则卑职过不了关。”孙东祥知道张以的力量,对于这位威震西南的年轻人,别人不知道,他岂能不知道。

“看在咱们一起搅过马勺,我不为难你,如果你身边有童太尉的人,我帮你处理如何?”张以仍然面带微笑道。

“尔何人,敢管太尉府的事情?”身边的裨将刚将手上的钢刀举起,“噗”的一声,一支小短弩从他嘴里钉了进去,这家伙立即载下马。

剩下的官兵立即开始骚动起来,手上的武器都已经举起,似乎在等着将主发令。

“闪开!”孙东祥面色冷了下来,喊了一声,然后再次对张以抱拳一礼,侧马率先从张以身边离去。

“将主!”后面的人喊着跟上,还很不服气恶狠狠的看着张以一行人。

“走!”孙东祥没有回头,只是从牙缝了挤出一个字,连看都不看地上裨将的尸体。

看着孙东祥带着人走远,张以无奈摇摇头,看着一脸懵逼的红衣少女。

“需要疗伤吗?”张以看着在马上摇摇欲坠的少女问道。

“多谢!”少女回过神来,也朝着张以抱拳行了一个江湖礼。

“给她一瓶伤药,我们走!”张以朝小越挥挥手,小越将手上的小短弩插入马脖子上挂着的褡裢里,顺便掏出一个小瓷瓶冲少女扔了过去。

“敢问这位大侠尊讳?”少女接过瓷瓶,对着张以问道。

“江湖儿女,无需记挂,快走吧!”张以摇摇头,打马继续前进。

张以的方向是宁陵,而少女却是朝荆湖路柘城方向而去。

“少爷,咱们不怕暴露吗?”小越落后张以半个马位问道。

“孙都监不敢,现在就看他如何处理下面的人,他看出来我刚才动了杀机,也知道我的手段。”张以丝毫不在意道。

的确,孙东祥被下属问到张以是什么人的时候,孙东祥要求他们全部闭嘴,以后绝对不要提及此事,就说裨将在追踪钦犯的时候失踪了,他刚才从张以的微笑中看到了杀气,如果自己有片刻迟疑,立即会遭遇杀身之祸,他毫不怀疑张以的冷酷无情,也知道要是自己进入了对方的视野,想跑那是做梦。

快马赶到灵陵,发现这里的汴杭大运河是畅通的,知道太上皇赵佶的船还在后面,去码头包了一条大船,人马再次上船。

今天太意外了,居然遇到了孙东祥,看来还是要做好隐蔽。于是张以不断在沿途的码头购买特产,化身为一个豪商带着家奴一路不引人注意的朝汴梁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