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摄政王辞职了

bet36体育官网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bet36: 逆天医妃:邪王宠上天 作者: 风月在夏 更新时间:2019-09-22 06:06:22 字数:2796 阅读进度:448/449

第449章摄政王辞职了

司徒轩带伤将红缨送到采芳阁后,回身跌跌撞撞的要去京城郊外找张暖,却被华贵拦了下来。

华贵亲自带人去了一趟郊外,然而他们到了的时候,场地一片狼藉,出了一些黑衣人的尸体以外,再什么也没有。

之后华贵抱着试试的态度,去了摄政王府,被告知张暖正在休息。

虽然没有见到真人,但是以摄政王和张暖的感情,守门的侍卫没有必要说谎。

华贵将这个消息带回去后,司徒轩和红缨才稍稍安心。

紧接着第二天皇宫就传了出上官太后的病逝的消息,当天张暖去采芳阁见了华贵,他们才完全放下心来。

司徒轩碰了一下红缨,揶揄道“师父和上官如墨打完在摄政王府中休息的,这还用问么一定是摄政王救了主子的,上官如墨也一定是他杀死的。”

说完,还一本正经的看向张暖“师父,我说的对不对啊”

张暖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的不错,行了,别贫嘴了,今天我过来是想通知你们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啊师父”

“明天我就要离开京城,以后可能不会经常回来了,你们两个人跟不跟我走”

红缨毫不犹豫的站在张暖的身边“红缨有幸得到主子赏识,主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司徒轩还有些犹豫,毕竟岁亲王夫妇都在京城中,大哥已经去了九天宗,他若是再走了,京城中就没有人陪在爹娘身边了。

张暖笑了笑“不用勉强,若是不愿意离开,也可以留下,京城中其实也有事情需要你做。”

司徒轩看了眼红缨,红缨一走,以后就没有人陪他和蜂蜜玫瑰花茶了,那多没有意思啊。

“师父,若是父王和母妃想我了,我可以经常回来吗”

“可以,你经常回来看看也行,把你爹娘接去忘忧阁也行,我绝对不会亏待他们。”

司徒轩脸上的神色一轻“师父,我决定了,今天晚上就回家和父王母妃告辞,我要跟你们一起走。”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鸿轩药铺怎么办”

“采芳阁和鸿轩药铺以后都由慕容竹管了,你华贵姐姐已经将接手鸿轩药铺的炼丹师培养好了。”

“慕容竹”

司徒轩猛地瞪大眼睛“师父,你刚刚说谁”

慕容竹回来的时候,容颜还没有完全的恢复,京城中知道她没死的人也就她、颜世生和华贵三人。

对于司徒轩的震惊,张暖并没有放在心上,慕容竹现在还没有勇气面对曾经的朋友和亲人,对于司徒轩他们,自然也是能躲则躲。

但是身为忘忧阁的人,慕容竹回来的这件事情,司徒轩迟早都会知道的。

“离开之前,你可以去和她打声招呼,但是一定要保密。”

司徒轩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明白了张暖的意思。

他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已经死去的人又回来了,但是他知道,慕容竹一定经历了一番她不知道的苦难。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随风而散吧。

翌日清晨,皇宫中。

很少来上朝的摄政王竟然来了,颜逸尘走到主位上坐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摄政王位置上的颜世生。

深沉黑底红色纹绣衣襟的官服是朝中官员最为畏惧的存在。

有他在,年轻有为的少年帝王如同摆设一样的坐在皇位上。

颜逸尘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反而关切道“多日不见皇叔,朕原本还想带着最近颁发的一些政策进摄政王府请教皇叔,却又怕叨扰,所以迟迟未曾动身。”

“你做的那些改革很不错,今天本王来正是想听听众臣汇报改革的成果。”

颜逸尘愣了一下,他只是客气一番,既满足了颜世生的面子,又能体现他这个君王的大度。

原本以为颜世生不会搭理这些事情,却不想他正是冲着他颁布的政策来的。

工部尚书战战兢兢的走到大殿中间,拱手道“启禀皇上启禀摄政王,减免粮税政策已经在敖国完全实现”

司农卿拱手道“启禀皇上,启禀摄政王,敖国已经有一大半土地收回为国家所有,按照您的吩咐,农耕低按人头分配,正按照进度有条不紊的进行”

“启禀皇上,御修学院今年的招生比往年多了一万四千人”

“启禀皇上”

颜逸尘上位短短两个月内,发生的一些列改革都有了或多或少的成就,许多水利工程在短时间内就看到了成效。

同时御修学院还从敖国各地招揽了许多修炼天才,敖国的强大指日可待。

大臣们都汇报完政事,颜逸尘并额米有先急着发表自己的意见,而是先看向颜世生“皇叔以为如何”

“尚可。”

颜世生神色淡淡,颜逸尘拥有六道禅图,能颁布这些政策并不足为奇。

敖国若是继续墨守成规,不想办法壮大国力的话,迟早会被其他的国家吞并。

颜逸尘轻轻的松了一口气,颜世生起身,离开了自己的摄政王作为,向大殿中间走去。

群臣纷纷退让两边。

颜世生广袖一挥,颜逸尘案几前面出现了两样东西。

“一个是代表摄政王身份的令牌,一个是摄政王的官印。”

颜逸尘看着放在面前的这两样东西,愣住了。

“皇叔,您这是为何”

“如今敖国局势已定,本王答应的事情也完成了,是时候离开了。”

颜逸尘似乎有点不相信他所听到的话,瞪大眼睛的看着他“皇皇叔,您就是敖国的摄政王,您离开后要去哪里”

“本王自有去处可去。”

颜世生淡然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着,他做出如此的决定,是去是留都是他自己说的算,当着众臣和皇上的面儿说出来,只是想通知他们一声,并没有取得同意的意思。

“皇叔”

颜逸尘从龙椅上走下来,急声道“皇叔,您真的要走吗若是不想当摄政王,也可以找个闲散的官职”

没有任何一个君王喜欢猛虎在侧,但是颜世生真的毫无留恋要走的时候,颜逸尘突然有点儿慌了。

朝中虎狼之臣并不少,正是因为有颜世生镇压着,所以才从来不敢做出什么幺蛾子来,他推行的一些列改革和政策才能安稳的进行一下去。

如今颜世生一走,他却是没有信心能应付的下来。

颜世生的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眼颜逸尘,自然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

“打开六道禅图的人,都是天定的帝王,你怕什么”

这句话可能是颜世生面对皇家的人说出的最暖心的一句话了。

颜逸尘目光闪了闪,行了一个晚辈礼“皇侄恭送摄政王。”

朝中大臣跟随在他的身后,纷纷躬身行大礼“吾等恭送摄政王”

那道暗黑色深沉的袍子缓缓走出大殿,颜逸尘带着众臣了相送一路,一直送到皇宫门口。

从未见过如此阵仗的御林军们惊愕不已。

京城郊外中。

几个人站在一棵巨大的枫树下面。

张暖远远的望着城门的位置,粉色的薄唇紧紧的抿着,什么话也没说。

司徒轩不解的道“师父,我们人都到齐了,为什么还不走”

华贵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已经将当初伤害她的薄情郎和绿茶庶妹还有那些六亲不认的亲戚们全部都教训了一遍,收了自己当初一手创立的玉器坊,让他们无生意可做。

往年恩怨已了,如今除了主子,她再无亲人,对于京城中的事情早已经不再记挂。

但是她知道主子有一人放不下。

她碰了一下司徒轩,目光也跟着张暖望向城门楼那边,笑道“小子,你还没有遇到喜欢的人,不懂相思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