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春宵叙

bet36体育官网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bet36: 青川旧史 作者: 梁语澄 更新时间:2019-09-21 18:17:00 字数:2199 阅读进度:303/303

夏有尽,四季皆有尽,无尽的从来只是时间本身。

丑时已过,顾星朗咽下不知第几十个哈欠,负手抬步,睡眼蒙眬,“算是有进展。今日先到这里。走。”

阮雪音总咂摸哪里不对。

却也因为困意来袭,辨不清晰。

直至走到第二道门前,她忽然醒转,上前半步拽了他衣袖,“所以你答应。”

顾星朗蹙眉,倦意满脸,“什么?”

“植物你不擅长。但我擅长。你已经到了第五道门口,知道是这些东西。所以当初我说要进来,你没考虑多久便答应了。”

还说没企图,不算计。她瞪眼看他。

“小姐,”顾星朗气结,生生将倦容压回去一半,“我考虑了很久好吗?且也是你说的,让你进来,事半功倍,还言之凿凿我欠了你好些人情,必须拿寂照阁来还。”

阮雪音一脸不信。

“天地良心。”他困得厉害,张口就来,“那些所谓人情,根本没法说服我破这么大的例。至于你进来是否事半功倍,没人能保证,再好用的脑子也抵不过你这懒劲儿。归根结底,我带你进来不过就是徇私,按顾氏族规,简直徇私枉法。谁叫我那时候——”

已经开始喜欢,然后越来越喜欢,思前想后,又拿那些个人情借口自我游说。临了,罚在奉先堂还拿同样的说辞告慰祖宗,冠冕堂皇。

他没说出来。但这种戛然而止,意思已经到了。

阮雪音目瞪口呆。

敢情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想了这么些招全都白搭,最后还是以色侍人,靠脸进的?

“当然了,”他陈完这番辞,也觉得有些过,因为并不是这么绝对,确有许多考虑在其中,“你认得许多一般人不识的花植,又有来自蓬溪山的积累,甚至是一些连我都没有的积累,对解寂照阁关卡必有助力。尤其刚才那道门。”他清醒了些,条理回归,“我承认。这些都是原因。”

阮雪音没由来松了口气。

有这些原因总比单单为了所谓喜欢,要来得好接受。

女子仅靠姿容和旁人喜欢立于世,不该,可耻。老师从未这么明确说过,但她和竞庭歌都根深蒂固揣此观念——

人的观念不会自己形成,来自教与养、习与得。所以毋庸置疑,哪怕没有实据,这观念是惢姬给的。穷十几年之力灌溉的种子。

与世人女子无才方为德的笃信正好相悖。

“老规矩。”却听顾星朗再道,连语气里都揉了睡意,“一会儿你先出,西南角那颗刺槐下等我。”

两次同入寂照阁,都在夜里,都是一前一后出去。

这附近向来没人。也无值守。按规矩,君上入阁期间,巡夜兵士不得经过,须绕道而行。是故阮雪音进过寂照阁,此事无人知,看样子,也会一直作为秘密进行下去。

她快步出阁,隐在刺槐下等他。约一盏茶功夫顾星朗也出来,脸未转而眼观四面,姿态一如既往沉笃,却怎么看怎么做贼心虚。

阮雪音哧笑出声,那气声也隐在夜色中汇入初春夜虫鸣。

“再给我出声!”他压着音量,一脸威慑,又拿眼示意她端正表情状态,佯装无事走上御花园大道。

“堂堂祁君陛下,”还是很想笑,她尽量收拢嘴角,“进出自己地盘还如惊弓之鸟。”她甚少见他那般神色,上次来为第一次,今夜第二次,真是越想越好笑,又好笑又可爱。

“还不是因为你。”顾星朗沉着脸,依然负着手,上下眼皮直打架,“我自己进出,随意得很,自从有你这小尾巴跟着,来一次悬心一次。”

自然悬心。在整个大祁朝堂眼里,哪怕点了灯接了盛宠,阮雪音依然是阮雪音,崟君之女,惢姬之徒。点灯盛宠已经是悬了一众宗室朝臣的心,还要进寂照阁——

唾沫星子怕是能连着顾星朗一起淹。莫说满朝文武,单顾家宗室就饶不了他。

此事说大不大。但也可大可小。

“好在你要入寂照阁,按规矩,所有人都得回避,包括涤砚。”一通心思翻转,她接口,甚心虚,“不会有人发现的。”

“那这会儿呢?”顾星朗冷声,“我进寂照阁,来去都一个人,涤砚沈疾也是在清晏亭附近迎候,你为何跟着?沿路碰上巡逻兵士,一会儿再见涤砚沈疾,你倒教教我,怎么解释?”

“君上做事,哪里需要同谁解释。”阮雪音应,语气莫名顾淳风,“佩夫人与君上情笃,君上夜里要去寂照阁,佩夫人便一路陪着;君上进去,夫人在外面等,君上出来,又一同再回折雪殿。完全合理。”

顾星朗瞠目结舌,心道这是顾淳风附体还是云玺附体?

反应一瞬结论:两者皆有。淳风的话术和云玺的站位。

千算万算,没算到此人近来最长进的是脸皮。

阮雪音说完这段,也有些自觉没羞臊,蓦然想起来上次入阁时与他还相敬如宾,一前一后出来便各走各路了,全不似今日麻烦,遂干咳一声道:

“要不我还是,另走一条路?”

“来不及了。”

此为实话。清晏亭檐角已是出现在远处星月下。“这时候再跑,此地无银,做贼心虚。”这般说着,看她一眼,“你不是编好话了?一会儿就这么说。”

阮雪音眨眼再眨眼。说什么?佩夫人与君上腻歪到一刻都不能分开,去个寂照阁也要陪着去陪着回,还巴巴在阁外等了两个多时辰?

“我劝你少跟淳风厮混。”她尚在呆滞,顾星朗再开口,“本来由你带她读书知理是好事。她练马也确实方便你去骐骥院钓鱼。”言及此,不动声色看她一眼,“但那丫头毛病一大堆,就怕你还没带她出师,先被她带出师了。”

“那怎么会。”阮雪音应,忆及方才言论,更觉心虚。

“她在你这里领那些功课,完成得如何?”

此人不是困倦么?这是困过了劲儿?问题连串。“还不错。”遂答,哈欠骤起。

“所以呢,”他继续问,似乎随意,“你觉得,她行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