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最重要的药

bet36体育官网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bet36: 天降萌妻爱意欢 作者: 梁千夏战斯爵 更新时间:2019-09-21 22:56:16 字数:2443 阅读进度:789/933

第797章最重要的药

房间里,静悄悄的。

战斯年缓步走进去,将食盘放在桌上,走到床边。

梁千夏躺着,迷迷糊糊的。

她以为是乐菲进来了,闭着眼摇头。“菲菲,我现在还不想吃。”

还不想吃?

战斯年皱眉,看看她这两天,都瘦成什么样了?还不吃?不行,不能这么由着她。

“夏夏……”

战斯年开口,“我扶你起来,吃点东西。”

“??”

梁千夏猛地一怔,睁开了眼。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人,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马上,又把眼睛给闭上了。

战斯年苦笑,“夏夏,是我,我来了。”

听到他的声音,梁千夏确认,她没有做梦,难道是幻觉?因为思念过度?

梁千夏睁眼,朝着战斯年抬起手。

“是你,你来了啊。”

战斯年心上一酸,点点头。“是,夏夏。”

梁千夏的手,轻轻落在他的脸颊上。

梁千夏笑了“嘻嘻,我是不是想太多了,好像你真的就在我眼前一样。”

“嗯?”

战斯年错愣,神色茫然。

他握住了梁千夏的手,“夏夏,你怎么了?”

手上真实的触感,让梁千夏一愣。

她有些恍惚,喃喃“怎么,好像真的一样?可是,不对啊,斯年他走了,不会回来了。”

“不是……”

战斯年慌忙握住她的手,她的话,让他懊悔又心痛。

“夏夏,这是真的,我回来了,我是斯年啊。”

“哦……”

梁千夏恍恍惚惚的样子,精神不太好。她怔怔的点头,嘴角含笑。

“我果然是,太想你了。”

“夏夏!”

战斯年忧心不已,蓦地俯身,将梁千夏抱进怀里。

她单薄的身子,让战斯年心惊。

战斯年的声音在颤抖,“夏夏,你醒醒,你看看清楚,是我,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

“嗯……”

梁千夏眼珠子转了转,终于有了精神。

她这是在战斯年的怀里?她不是做梦……也不是幻觉?

梁千夏蓦地抬手,用力想要将人推开。

“不,不要,你走!”

战斯年惊慌,“夏夏?怎么了?你不是想我吗?”

梁千夏双眼含着雾气,“那又怎么样?你不喜欢我了,你早就不喜欢我了!”

“我没有,夏夏,我喜欢你!”

战斯年拧眉,凝望着她。

“你相信我,夏夏,我是喜欢你的。”

“不是,不是这样的。”

梁千夏身上没有力气,挣扎挣的气喘吁吁。

战斯年不忍心看她这样,只好松开她。“夏夏,你别推,我不抱了,但是,让我陪着你好吗?”

梁千夏缓过气来,还是摇头。

“不,不要……”

战斯年百口莫辩,所以,他为什么要和彭韵怡见面?如果没有彭韵怡的事情,夏夏就不会这样!

梁千夏红着眼,像是恳求他。

“你走吧,好不好?你不喜欢我了,我不想这样困着你。”

“夏夏……”战斯年懊悔不已,如今,他该怎么让夏夏再对他敞开心扉?

梁千夏苦笑着摇头。

“你总归是不喜欢我了,才会和我分手的,不然,你怎么会丢下我和宝宝?”

“夏夏!”

事到如今,战斯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他握住梁千夏的手,“是我错了,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和你分手。可是,夏夏,我心里喜欢的一直是你。”

梁千夏双眼含泪,看着他。

战斯年恨不能把整颗心剖出来给他看。

“夏夏,你再给我次机会!我已经和彭韵怡分手了,我以后不会再见她,我会好好守在你和孩子身边,你再给我次机会,好不好?”

“嗯?”

梁千夏怔忪,他和彭韵怡分手了?

“为什么?”

“夏夏。”

战斯年握住她的手,“我心里的人是你,我们因为误会分开,可是那不是我的本意,我是喜欢你的。”

“……”

梁千夏默然,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

可是,战斯年明显感觉到,他提到他和彭韵怡分手之后,夏夏的态度软了下来。

果然,她还是在意他的。

“夏夏。”

战斯年松开手,去端来汤碗。

“先吃点东西,好不好?你不能再这样不吃东西,身体会吃不消的。”

梁千夏默然不语。

战斯年拿着汤匙,舀了一勺汤,吹了吹,送到她嘴边。

“来,夏夏。”

梁千夏心情很复杂,可是,还是乖乖的张开了嘴。

“咳咳……”

梁千夏喝了两口,咳嗽起来。

“怎么了?”

战斯年紧张,忙扯过纸巾,替她擦嘴。

“慢点,慢点喝,是我不好,应该小口小口喂的。”

果然,接下来,战斯年更加小心了。

“夏夏,小心点。”

梁千夏默然,偷偷打量着他。心上,终归是有感觉的。

乐菲说,他中午才走的,可是,现在又赶了过来,为了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那么,她可以相信他吗?他们当真,只是因为误会才分开的吗?他的心里,当真还是喜欢她的吗?

战斯年专心喂她喝汤,见她还吃了两块肉,心里高兴。

“夏夏,真棒。”

梁千夏撇嘴,“这个汤,挺好喝的,肉炖的很烂。”

“好好。”

战斯年笑着点头,“回头,人人都有奖励。”

梁千夏撇嘴,脸颊微微发热。

“我要休息了。”

“好。”

战斯年扶着她,“躺下把。”

“不要。”

梁千夏摇头,“我身上不舒服,想要洗澡。”

“这……”

战斯年愣了下,“我去叫乐菲进来。”

“嗯。”

战斯年起身,去到外面。

“乐菲,麻烦你,帮夏夏洗漱。”

“哎,好。”

乐菲答应着,点头。

战斯年问到,“那个汤,是谁炖的?夏夏很喜欢,吃了两块肉。”

“真的吗?”

乐菲一喜,“那是我妈炖的,炖了一整天呢。”

战斯年忙道,“那明天也麻烦阿姨了,我会给钱的。”

“别。”

乐菲失笑,“战总,夏夏可是我的朋友。”

“我知道。”

战斯年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是想用钱砸你,我只是……很感谢,真的。”

听了这话,乐菲眼眶有点湿。

“好,我知道了。”

乐菲转身,进了内室,梁千夏正在尝试着脱衣服,精神确实好了不少。

乐菲知道,除了那碗汤的作用外,战斯年才是最重要的那味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