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只能等着被我弄死(2)

bet36体育官网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bet36: 心机总裁:重生娇妻爱不停林宜应寒年 作者: 姜小牙 更新时间:2019-09-22 02:49:21 字数:2149 阅读进度:588/655

天才本站地址s

还有方铭站在不远处等着,“林小姐,大少爷请你去他房间坐坐。”

一个保镖立刻拦在林宜面前。

方铭脸上还是鼻青脸肿着,仍不失一个管家的风范,道,“林小姐,既然来了,总不会认为在这里住宿几天就罢了吧”

她和应寒年都不是那种天真之人。

“我过去。”

林宜淡漠地道,跟着方铭离开。

两个保镖站在那里,面面相觑,也不好干涉林宜,只能做罢。

林宜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去,一头长发半干,有些乱糟糟地披在肩上,洗过的脸清丽非常,就是倦态太浓。

她走进去的时候,房间里只亮着一个落地灯,光线幽暗。

牧羡枫一个人独坐书桌前,整个人陷入阴影中。其实这才是牧羡枫的真正一面,初见的时候,她觉得牧羡枫虽然身体不好,也有些大家少爷的强势手段,但总体来说不失优雅温暖良善直到后来才发现,所有的温暖良

善都是伪装的,真正的牧羡枫不过是一片阴影。

牧羡枫没有抬头,低头摆弄着手中的药盒,嗓音低哑,“我从十二岁起,就开始大力资助各个尖锐的医疗团队,在中间专门培养一支替我研究解药的力量。”

他的声音都像是在蒙在阴影之中。

“”

林宜沉默地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他。

“十几年了,当他们说能研究出解药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高兴么”牧羡枫终于抬头看她,摆弄药盒的动作一停,定定地看着她的脸,“坐。”

林宜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牧羡枫站起来朝她走去,坐到她对面的床边,一双眼深深地看着她,“你越来越好看了。”

难怪应寒年能为她如痴如魔,当初自己不也被迷到了么看不得她和应寒年暗中来往,想占为己有,导致一步错,满盘皆输。

“不把你的故事讲完”

林宜冷冷地问道。

“坐过来。”

牧羡枫道。

“”

林宜没有动。牧羡枫倒也不说什么,直接站起来,在她身边的沙发扶手上坐下,高她一截,手自然而然地搭到她的肩上,缓缓道,“解药研究出来的时候,你知道我养了那么多年的医生

和我说什么吗”

林宜只感觉自己肩上的皮肤滑过一阵麻栗,眉头不由得蹙眉,想甩开又忍下来,明天就是给她外公外婆解药的时间,她必须忍一些。

见她无心听,牧羡枫有些不悦,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逼她转过脸来。

林宜皱着眉想转开,牧羡枫却更加用力地捏住,她的下巴生出痛意。

牧羡枫无视她的不愿,低眸深深地凝视着她,慢条斯理地道,“药在别人试成功了,我也吃了,可对我没有半点效果,反而让我高烧了多日,我的医生和我说对不起。”

“”

林宜冷漠地看着他。“他说,这个解药只能在中毒一个月的病患身上有用,但对我这种中毒近二十年来的人来说,已经起不到效果了。”牧羡枫捏着她的下巴道,眼中掠过一抹凄厉,“他说,就

像一个鸡蛋被晃匀了,鸡蛋还是鸡蛋,可再怎么治,蛋黄和蛋清都做不到分离清楚了。”

“”“林宜,你说可不可笑,我期待了那么久,花那么大代价去支持研究,到头来,却和我说那种毒就像蛋黄一样,在我身体里已经摇匀了,我根本无力抵抗,到死我都得和这

种毒共生。”牧羡枫说着说着语气就变了,再没有半分优雅,只剩下浓浓的不甘,“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我明明有个很好的身体,为什么”

“那和应寒年,和我,和林家有关么”

林宜淡漠地打断他的话,“如果你要报复,也该冲着三房,冲着顾若去吧对,顾若已经被你折腾得半死不活了。”

他报仇也报到了,还有什么好不满的。牧羡枫低眸看着她,见她眼中没有半分动容,人像是被狠狠地割了一刀,更加用力地去捏她的下巴,“我成了一个废人,难道不该从别的地方补偿我吗牧家决策人的位置

也好,我心爱的女人也好,总得有个补偿我吧”

林宜被捏得很疼,她强忍着没有还手,只道,“该对你补偿的只有那个害你的人。”

可他,怨恨了整个世界。果然,牧羡枫根本不听她说的,低头慢慢靠近她,唇几乎碰上她的,“林宜,你知不知道我现在都还记得,我在你家那棵玉兰树下一回眸就看到你站在阳台上的模样,你那

双眼睛里刻着的疑惑我记得清清楚楚。”

“”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也疼你,为了你我不惜提前收局,我想着我和应寒年总是斗来斗去,你跟着我也不安稳,所以你回到s城以后,我也是由着你去。”牧羡枫盯着她,慢慢的,眼底浮现出恨意,“两年间,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每次我快撑不下去的时候,我都是想着你熬过来可结果呢,原来你们两年前就在跟我演戏

,你一直站在应寒年那边,你背叛了我”

他越是恨,越是用力,林宜的下巴几乎被他拆下来。

她忍着痛看他,一字一字,条理分明地道,“你可能忘了,我对你不曾动过心,更谈不上背叛,即使没有应寒年,我也不会爱上你。”

“你就是背叛我”牧羡枫歇斯底里地吼出来,“你本来是我的牧家上下都知道”

“你明知道那次是我想替应寒年报仇,才和你合作。”

从合作的基础来说,他从一开始就是不诚信的,根本是他设计了雪风崖之难,还让她以为凶手另有其人。“林宜只是差了一点而已如果当年应寒年死了,久而久之,你必然会爱上我”牧羡枫吼得脸都青了,“你本来就该是我的,应寒年算什么东西一个生死街长大的私生

子,他凭什么和我争”

“你太偏执了。”林宜根本和他谈不下去,还是忍不住去推他的手。